中文网ZhongWenW.co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登录网站

成长中文·中文成长
成长站长QQ:6814368 版权归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查看: 4790|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八年级的语文课

[复制链接]

42

主题

0

帖子

-150

积分

学水

积分
-15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5 22:26:2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史小嚣 (深圳??专栏作者)
虽然童心已泯,我还是买了朱纯深翻译的《王尔德童话与短篇小说全集:夜莺与玫瑰》,因为精致到堪当礼物。我重读了一遍《快乐王子》,极度怀疑少年时代的我在语文课本上读到的是删节版。那时候我在镇上读初中,山东实行的是五四制,小学五年,初中四年,初一到初四被约定俗成地称为六年级到九年级。我大概是在八年级读到了《快乐王子》。
我记得课文里有小燕子爱上最漂亮的一株芦苇的细节;但小燕子放弃追求芦苇时的理由:“我怕她很风骚的,瞧她那副一天到晚与风调情的样子,”绝对没有出现过。我估计或者删节了,或者用比较平淡的词语替换了“风骚”,否则的话,肯定会给青春期的我留下印象。不过,我对自己的记忆力也没太大信心。我假装很肯定是在八年级,因为那一年我是我们八(3)班的语文课代表,每个人都乐于在记忆里把自己放在主角的位置上。
而在七年级的时候,虽然我曾经代表我们班参加年级作文竞赛获得了第一名(备选题目是《面对祖国的版图》和《课本悄悄话》,我选择了前者),但我不是语文课代表;语文课代表也参加了作文竞赛,但并未获奖。可是吊诡的是,我还记得七年级的语文老师叫方玉波,却记不得八年级语文老师的名字了,姑且叫她于(语的谐音)老师吧。
因为深受于老师器重,我自认为责无旁贷地应该起到表率作用。我是全班第一个背诵出诸葛亮《出师表》的人,不是我闲着没事干,课文后面练习题的最后一项要求就是:背诵全文,为此我牺牲了一个中午的午睡时间。下午第一节课全班都扯着嗓子开工的时候,我动作很大地挥舞着圆珠笔做其他练习题,为的是吸引于老师的注意力,让她提问我。果然,于老师用黑板擦猛拍讲桌,制止了充盈整间教室的声浪,我气定神闲地站起来,一个字不落、一次停顿犹豫也无地背诵出了全文。
我还是临危受命、不辱使命的代表。学到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时,于老师让我们给这篇文章分段落,她感受到了大家的疑惑,给了一点提示说,这篇文章可以分成两段,但微妙之处在于,切割的节点不像通常那样在某个段落的结尾,而是埋伏在一个段落中间隐秘的地方。提示的话音刚落,于老师马上叫到了我的名字。在我踌躇了几秒钟才站起来的那一刻,我的脑子里还一片空白,可是,等我站直,答案也跟着跳了出来:分成两段的话只能是先总后分的结构,埋伏在段落中间的提示也肯定了我的猜测,分割点在“……我已经决定加入这场竞选了。第二天一早……”(我手头没有马克·吐温的原文,大意如此)中间的句号那里。我说出答案,于老师欣慰地点头:非常正确。
我的初衷是以删节的《快乐王子》为由头,控诉一下我们少年时代生活的苍白;可是,从王尔德到诸葛亮到马克·吐温,写到这里我不得不承认,初中生活还是很丰富多彩的,前提是你能从枯燥的学习里发现乐趣,这一切都得归功于我甚至忘记了她的名字的于老师。对了,还有老舍的《茶馆》,我还记得于老师点名分配角色,几个同学分工合作朗读课文的情景。
我给二十多年后跟我一样远离我们读初中的镇子、现在在上海生活的香玲发微信,问她是否记得八年级语文老师的名字,她也忘记了。所以,我记录下这些语文课的片段,算作一份寻人启事,也算作一篇作业,如果于老师辗转看到的话,肯定会像当年一样,满怀鼓励地给我一个让我倍感振奋的高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