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网ZhongWenW.co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登录网站

成长中文·中文成长
成长站长QQ:6814368 版权归作者所有-盗版必究
查看: 5661|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教师“下水作文”对写作教学的帮助

[复制链接]

74

主题

5

帖子

-87

积分

学水

积分
-87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08:14:47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曾在《学生写作学》一书的序言中写道:“我听过不少写作课,效果基本不佳。尽管现在采用现代化的课件、声光与影视手段,让学生在眼花缭乱中产生了一些好奇,但随意指点、虚情假意、拿腔拿调、歌功颂德的虚写作、伪写作一直没变,甚至越来越严重。”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目前中小学写作教学的问题。为此他提出:“教师的指导必须是面对学生问题的真指导。自然,真指导是一门科学,是按写作的规律施教。”而笔者认为,教师对写作规律的摸索,必须依靠自己亲身实践——写作完成,否则就会像一个不善水性的教练去教学生游泳一样:效果可想而知了。
一、纸上得来终觉浅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是陆游教导儿子学习所作的诗句,也是诗人自己创作的经验心得。该诗句强调了实践的重要,强调了直接经验比间接经验更为有用。作为卓有成效的教育家、作家的叶圣陶必定也谙习了这条朴素的学习规律,所以在上世纪60年代初他提出了“下水作文”这一说法。他说:“‘下水’是从游泳方面借过来的,教游泳当然要讲一些游泳的道理,但是教的人熟谙水性,跳下水去游几阵给学的人看,对学的人好处更多。语文教师教学生作文,老师自己经常动笔,或者作跟学生相同的题目,或者另外写些什么,就能更有效地帮助学生,加快学生的进步。经常动动笔,用比喻的说法说,就是‘下水’。”后来,教育家刘国正对教师写“下水作文”给予了肯定:“‘教师下水’,指的是在作文教学中,教师出了题目,不光让学生做,自己也做,自己亲自尝尝‘梨子’的滋味,便于指导学生。”
尽管“下水作文”这一概念很早就被叶老提出,而且他也亲身示范,积极作表率。然而,目下不少语文教师响应并不积极。究其原因,大致有三种。有的教师认为自己没有写作兴趣没有写作时间,有的教师认为教师习作“下水作文”不符合教师“传道授业解惑”的本职任务,还有的教师认为提前进行写作示范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学生的思维创造能力,不利于学生进行深入或者创造性的写作与思维锻炼。
对于前两者想法,笔者认为是其业务懈怠的托词。《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对教师的发展就明确提出了要求:“教师要努力适应课程改革的需要,继续学习,更新观念,丰富知识,提高自身文化素养;要认真读书,精心钻研教科书,在与学生平等对话的合作互动中,加强对学生的点拨和指导,实现教学相长。”这里虽然没有明确指出语文教师要多写“下水作文”,但揣摩其中语言不难发现,如果真的要达到那些要求,教师必须笔耕不辍,在写作中发展、成长。
而对于后者的想法,笔者认为如果做好学生的写前指导工作,注意“下水作文”亮出时机等,教师不要硬把自己的文章当范文,那么教师写“下水作文”,对写作教学,无疑是有利而无害的。
二、横看成岭侧成峰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苏轼认为站在不同角度,看出的风景是不一样的。学生拿到一个作文材料或一个作文题,他们思考的角度其实是不同的。假如教师不能亲自动笔写一写,他就无法真正体会该作文材料或作文题的难易程度。当然,有的作文材料或作文题目,对教师而言,可能是容易的,对学生而言,可能是难的。不过,有了教师的亲身体会,与学生交流起来就容易了。所以,“下水作文”意义重大:
(一)提高语文教师自身素养
以前常听到这么一句话“给学生一碗水,教师要有一桶水”,而在目前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教师恐怕拥有一桶水也不够,自己必须成为江河,才能源源不断给学生“一碗又一碗的水”。教师希望通过阅读、写作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那么最好以身作则。
在写作过程中,教师会自觉阅读文学作品,自觉提升精神境界,如此,持之以恒,教师的水平必会大大提高。民国时的中学教员朱自清、夏丏尊、丰子恺、叶圣陶等,本身还是着名的作家,他们在授课之余,笔耕不辍,终成一代大师。如今,苏州大学朱永新教授提倡“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其中一条就是鼓励教师坚持每天都写教育随笔。他认为教师只有在阅读与写作中,才能让精神成长起来。事实也确实如此。
(二)激发学生写作的欲望
俗话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如果一个作文题,语文教师自己都对其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那么他又如何指导学生进行写作呢?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柳袁照认为“作文内容、情感是第一的,而方法技巧是其次的。”在一堂作文指导课上,他先向学生展示自己的文章《夏老师》,然后提了几个写作问题。文章情真意切,感染了许多学生。于是很多学生的情感之源打开了,他们回忆起自己的老师,在作文纸上“下笔如有神”。那个时候,哪怕他们的文字没有什么方法技巧,他们的文章也是精彩的,因为字里行间充满了真情。
(三)便于语文教师与作家进行沟通
民国时期,中学语文教员与作家两个身份往往能得兼,而在目下的语文界,两者得兼的,不多。语文教师与作家交流的机会很少,造成了语文教师读不懂文学作品,作家答不出自己文章的阅读理解题的窘境。而一个不创作的语文教师,恐怕很难真正与作家们进行对话吧。
笔者曾出席某中学举办的文学座谈会,会上有学生向作家们提出如何写好考场作文的问题。有几位教材、试卷中出现他们文章的作家,却答不好这个问题,后来他们请笔者来说。笔者一方面赞同作家们讲的文学创作规律,一方面向他们解释考场作文的评判标准,起了一个很好的中介作用。学生们听了笔者的解说,也就明白了两者的异同。
三、落霞与孤鹜齐飞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王勃看到的是一幅非常和谐美丽的画面。教师创作“下水作文”,指导学生写出优秀作文,这便是上述的画面。教师如何让“下水作文”在写作教学中起到功效,笔者积累了一些经验:
(一)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练习书法,最初的方法往往是描红,临帖。学习写作,一开始比较有效的方法是仿写。仿写的范文可以是名家经典作品,也可以是学生优秀习作。这两者都可以利用。除此之外,还可利用教师的“下水作文”。在教授写作“亲情”话题时,笔者先向学生们展示《背影》《目送》两篇经典之作,然后又举出自己的作品《父亲的厨房》(发表于《苏州日报》),让学生们找出三篇文章的共同之处,让学生们讲出三篇文章运用的表现手法,在鉴赏中体会文中的真情,比较中发现写作方法技巧。
“你走近一看,原来是切下的一小段萝卜,摆在废弃的陶瓷容器里。白色的萝卜上,还簇拥着些许绿叶,虽然离开了泥土,但仍旧生机勃勃。你惊讶萝卜的生命力,也惊讶他竟然在厨房里摆放“盆景”。他说,有时我在厨房里觉得无聊,就看看这些萝卜叶,也很有趣。”
这是笔者《父亲的厨房》中的一段文字。我问学生写“盆景”是否是闲笔。大部分学生看出这是笔者匠心所在,以萝卜的生机勃勃象征着父亲的精神。由此,他们在写文章时,对亲人,不再是简单的外貌描写加事情叙述,而是开始关注一些生活细节。这样,文章更加丰富,内涵也更加深刻了。
(二)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笔者被学生称之为“老师”,无非是“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而已。孔子说:“三人行,则必有我师焉。”一个班级,四五十人,得有多少老师啊。有些时候,学生们就是老师。为此,我曾在写作课上,让学生为我尚未发表的文章“找碴”。他们非常起劲。有的找出了错别字,有的找出了病句,有的对情节安排提出了疑义。在这种互动中,我的文章被打磨得更加“完美”,而他们的写作水平通过这种实践活动也有了相应的提高。
笔者部分作品被报刊发表,编辑做了一些改动。有的我很认同,有的我也不以为然。于是我又找出一些有争议的内容,让学生们分析,编辑的改动是否合理。这样,学生们便站在编辑的高度来思考问题了。俗话说:“站得高,望得远。”这对他们自己构思写作是有益的。于是,我们便在这样的切磋琢磨中,教学相长。
(三)虽有至道,弗学不知
《学记》上说:“虽有佳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菜肴虽鲜美,但不去吃,不能知道它的味道。同理,最好的方法,你不去学习,就不知道它的妙处。关于写作,语文教师如不能亲自学习,亲自尝试,终究是“水中望月,雾里看花”。
从2005年起,江苏省每年的高考作文题,笔者都亲自“下水”一番,以此来体会作文题的难易,体会学生写作时的甘苦。其中一些作品还被《出彩作文》《苏州日报》《城市商报》等报刊发表。2009年,笔者参加江苏省高考阅卷,负责批改作文。由于自己多年创作,对评分标准的拿捏相对就比较到位,阅卷匹配率也相对较高。
每年的高考作文题亲自写作一下,对于命题、审题、构思、遣词造句等都会有更深的理解与把握,如此指导学生写作,也更能有的放矢。因此,教学效果也会更好。
顾之川先生在《语文人生》的序中曾写到:“没有写作体验,教师的指导往往隔靴搔痒;有了写作体验,教师的指导就会对症下药。”广大语文教师应在写作中,体会创作的酸甜苦辣咸。叶圣陶先生亦说过:“唯有教师善读善写,乃能导引学生渐进于善读善写。有关作文的事,老师实践越多,经验越丰富,给学生的帮助越大。”目下很多语文界的有识之士,都在积极倡导教师写“下水作文”,因为这对我们的写作教学,将起到极大的帮助。如果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语文教师的队伍也能涌现出像民国一样的作家群,那写作教学中的很多难题恐怕也就不攻自破了。
参考文献:
[1]《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
[2]王土荣:《学生写作学》,语文出版社,2013年版
[3]叶圣陶:《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教育科学出版社,1980年版
[4]刘国正:《刘国正语文教育论集》,人民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
[5] 李镇西、孟丽华主编:《李镇西茶馆——语文新课改:从思考到操作》,福建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
[6]叶永涛编着:《语文世界探索者》,中国原子能出版社,2012版
[7]朱永新:《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朱永新教育讲演录》,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8]曹勇军:《叶圣陶“教师下水说”新探》,载《中学语文教学》,1998年第4期,第11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